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纪 pdf epub mobi txt 电子书 下载

图书介绍


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纪


著者 原文作者: Woeser
出版者 出版社:允晨文化 订阅出版社新书快讯 新功能介绍
翻译者
出版日期 出版日期:2009/03/01
语言 语言:繁体中文

    

发表于2020-04-10

类似图书 点击查看全场最低价

图书描述

  2008年3月10日,拉萨主要寺院的僧人在拉萨进行了和平请愿游行,以纪念1959年藏人起义四十九周年,此次抗议行动点燃了一系列大规模的反中国示威活动,中国政府试图控制从西藏各地传出来的媒体影像,并且封锁了此地区,不让国际媒体进入,严禁藏人透露消息。许多寺院和许多地方的通讯被遮罩,网路被关闭。

  记录这些席卷西藏高原的事件,对于了解所发生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而藏人作家唯色佔据了一个特殊的位置,她是现代西藏记忆的记录者,是藏人所传送讯息与资讯的众多接收者之一。当示威一爆发,唯色的部落格就变成西藏的声音。

  在2008年的3月与4月间,超过三百万的网路使用者流览了唯色的部落格,她所记录的西藏即时讯息被翻译成数种语言,而读者也在她的网站上张贴想要翻译她的文字的提议。由于种种限制,本书仅记录2008年3月10日至2008年8月23日,还是有许多事件未能录入其中。事实上,直到今天,在去年震惊世界的西藏事件即将周年之际,广大的多卫康藏地依然发生着种种不人道、不公正的事件,西藏的苦难还在继续......”

作者简介

唯色(Woeser)

  全名茨仁唯色(Tsering Woeser)。藏人。出生于文化大革命中的拉萨。父亲为西藏东部的康地德格人,母亲为西藏中部的后藏日喀则人。

  曾在西藏东部康地及中国汉地生活、学习二十年。1988年毕业于西南民族学院汉语文系,随后在甘孜报社任编辑兼记者。1990年春天重返拉萨,至2004年6月,在西藏自治区文联《西藏文学》杂志社任编辑。2003年,因在中国大陆出版的散文集《西藏笔记》被当局认为有“政治错误”遭到查禁,被解除公职。现为自由写作者,暂居北京,自况是中国境内的流亡藏人

著者信息

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纪 pdf epub mobi txt 电子书 下载

图书目录

图书序言

前言

  拉萨「3.14」事件当晚,亲历事件的年轻友人(他随后无辜被拘押五十多日),对身在北京的我说:其实我们很懦弱;虽然我们常常把「民族」、「西藏」放在嘴上,可当大难临头时,往往是底层百姓不顾一切地走在最前面,比我们勇敢多了。是的,当那么多人发出内心积怨已久的声音,还有更多的人躲在一旁沉默着。我也沉默着,沉默了许多天,不是因为别的,比如日渐逼近的危险,在一个中午明确地出现,说着北京话的警察很和气地宣佈我不能出门。倒不是因为怕他怕他的单位怕这个国家机器,而是太多、太多的百感交集,堵塞了喉管充满了大脑僵硬了敲打键盘的手。 

  我对一个从美国捎来问候的汉人友人说:「这些天……巨大的痛苦,还有某种幻灭的感觉……我无法言说……就像一个歌手突然失声……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巨大的悲愤和挣扎……。」就像一个歌手突然失声,原因在于内心的幻灭和挣扎。幻灭来自于我们身在的这个国家,更来自于我们需要相处的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但幻灭不等于厌世,也不等于由此滋生对抗的勇气,所以还会在内心挣扎。之后的几个月,我总是听见一个声音,它源于我青春时节的偶像、后来渐渐忘却的义大利女子法拉奇(Oriana Fallaci),她在911事件发生之后写到:「在这些时刻,如果我们保持沉默,那将是一个错误,而言说却是一种义务。」作为一名记者和作家,她写过、说过许多话,但唯有这一句在拷问我的内心。 

  是的,言说是我的义务。对于写作伊始就书写西藏,并以一个藏人的内心来书写西藏的我来说,如果在这样的时刻保持沉默,不只是错误的,更是可耻的!为求一己心安,我开始用大事记的形式,从3月10日那天写起,记录我所了解到的每天发生在多卫康大地上的血与火,发表在我的部落格上。而我知道,如果没有各地藏人冒着巨大风险给予帮助的话,远在北京的我是不可能独自承担这份记录的。正如茨仁夏加先生在序言中所说,「……西藏各地的人把报告送给她,好像她就是这些重大事件的正式记录者一样。」大概有多少我认识的、我不认识的同胞,是那黑暗的日日夜夜的亲历者?我仍然记得那黑暗的日日夜夜,我枯坐在电脑跟前,除了记录就是记录。经常是,听到那些令人悲伤的消息,我的泪水打湿了键盘……我要感谢我的朋友们,但我不能说出他(她)们的名字,因为许多人还在藏地,或者他(她)们的亲人在藏地。而我与我的朋友们建立的深厚友情和宝贵联系,在于我是难以形容的福报。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我们彼此支撑,彼此鼓励,让彼此不感到孤独无告,不感到孤立无援,事实上,我们是在不同的地方为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充当着见证人和记录者。 

  5月底,我的部落格在遭到数次攻击之后终于彻底被攻陷。我知道欲将我的部落格置于死地而快之的是谁。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经过艰难的振作,我重又建立了一个部落格,继续书写大事记。不久我重返藏地,一次是6月,一次是8月,但一次比一次的时间更短,这在以往从未有过,更是我自己并不情愿的。我想去康和安多的所有地方,我想在拉萨住很长很长的时间,我还想如过去那样,去冈仁波钦环绕神山,去拉姆拉措朝觐圣湖,去以前去过的没去过的多卫康所有地方,那里是我的故乡那里是我的家啊。然而事与愿违,8月回拉萨,由于被警察审讯和搜查,竟然只住了7天,令我黯然神伤。离别时,母亲的叹息道破某种真实的处境:「现在的拉萨已不是去年的拉萨了,现在的你也不是去年的你了……」 

  确是这样,在发生了三月间的大事之后,图博(藏语,西藏)已不是过去的图博了,所有的博巴(藏语,藏人)也不是过去的博巴了。2009年伊始,回顾真相毕露的去年,我在给自由亚洲藏语节目的文章中这样写到:「彷彿一桩桩变故就发生在昨日,鲜血尚在流淌,硝烟尚未消散,而在血与火中奔涌的热泪、升腾的愤怒,对于我们许多人来说,依然还是非常真切的体验。这是因为,在庞大的黑幕后面进行的阴谋依然发生着。……也许我们应该做一个针对藏人的随机调查,在其认识的藏人当中,有谁被打死了,有谁被拘捕了,有谁还在狱中,等等。比如我,从3月10日至今,已有十二个相识的朋友遭到拘捕。最早的被捕于3月15日,最晚的被捕于11月底,其中拉卜楞寺的喇嘛久美在这一年被捕两次,至今还在狱中。在我被拘捕的朋友中,两人是女性,三人是僧人,其他人各行各业。八个在拉萨,一个在西宁,一个在夏河,一个在红原,一个在北京。除了一位朋友双亲已故,其余都有家庭,或父母年迈,兄弟姊妹连心,或有相守的丈夫和妻子,以及年幼的儿女……也许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来做这样的统计。还可以做更为详细,更多纪实性的记录。这不会是很快可以完成,务必仔细、确凿、完整,那么,那些消失在无人知晓的无边黑幕里的生命,将为2008年的血与火,提供无人能够抹煞、抵赖的真相。」

  也因此,我打算将这份大事记付梓出版,这即是对2008年的纪念,也是对1959年的纪念。1959年,藏人永远忘不了的「阿居阿古」(藏语,1959年),如果以为早已忘却,既是误解更是某种霸道心理作祟。迄今整整五十年,历史必须要历数,不只我的写作需要担当这刻骨铭心的历数,还有许许多多与我血脉相关的藏人都有着这份使命。但这不是控诉,我们的佛教情怀可以宽恕每一个遭际,只不过,宽恕不等于遗忘。但这远远不够,如同本书的出版尚还不是真正的言说。真正的言说,有待许许多多的人都来发声。也因此,我要把这本书献给历经1959-2009年的西藏;献给,依然是,我无数次许愿生生世世重返的西藏……。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一份并不完全的大事记,始于2008年3月10日,止于2008年8月23日,由于种种限制,所记载的只是我作为个人能够获悉和收集的消息,可谓挂一漏万,冰山一角,不足以反映藏地现状全貌。而且,虽然对8月之后,在藏地仍然发生着的抗议与镇压,以註脚形式做了补充,但还是有许多事件未能录入其中。事实上,直到今天,在去年震惊世界的西藏事件即将週年之际,广大的多卫康藏地依然发生着种种不人道、不公正的事件,西藏的苦难还在继续……。 

  我要致谢台湾允晨文化公司,在2009年3月10日,西藏和平抗暴五十週年纪念日这个特殊的时候,出版这本书。 

  我要致谢藏人学者、被国际公认为「西藏现代史的重要史学家」——茨仁夏加先生。2008年11月和2009年1月,我的一本涉及2008年西藏事件的时评集《西藏:打破沉默》,被翻译成加泰兰文和西班牙文,在西班牙出版了。茨仁夏加先生撰写了序言。其实那篇序言更适合这本书,而且在2008年的那些日子,我每日记录的大事记皆由茨仁夏加先生负责翻译英文并发表,我们之间的交流,真正实现的是境内外藏人心心相印的现实。 

  本书中的图片部分是我和我先生王力雄拍摄,部分是我取自网路。其他署有真名或「佚名」的图片,有的出自境内外藏人,有的出自外来旅行者,在此表示谢意。另外,还有佚名者拍摄的图片取自网路,基于反映当时真实情势而下载,皆出于把事实公诸于众的共同目的,鉴于无法联系拍摄者或无法知道图片来源,在此一併致谢! 

图书试读

鼠年雪狮吼
前言

拉萨「3.14」事件当晚,亲历事件的年轻友人(他随后无辜被拘押五十多日),对身在北京的我说:其实我们很懦弱;虽然我们常常把「民族」、「西藏」放在嘴上,可当大难临头时,往往是底层百姓不顾一切地走在最前面,比我们勇敢多了。是的,当那么多人发出内心积怨已久的声音,还有更多的人躲在一旁沉默着。我也沉默着,沉默了许多天,不是因为别的,比如日渐逼近的危险,在一个中午明确地出现,说着北京话的警察很和气地宣佈我不能出门。倒不是因为怕他怕他的单位怕这个国家机器,而是太多、太多的百感交集,堵塞了喉管充满了大脑僵硬了敲打键盘的手。

我对一个从美国捎来问候的汉人友人说:「这些天⋯⋯巨大的痛苦,还有某种幻灭的感觉⋯⋯我无法言说⋯⋯就像一个歌手突然失声⋯⋯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巨大的悲愤和挣扎⋯⋯。」就像一个歌手突然失声,原因在于内心的幻灭和挣扎。幻灭来自于我们身在的这个国家,更来自于我们需要相处的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但幻灭不等于厌世,也不等于由此滋生对抗的勇气,所以还会在内心挣扎。之后的几个月,我总是听见一个声音,它源于我青春时节的偶像、后来渐渐忘却的义大利女子法拉奇(Oriana Fallaci),她在911事件发生之后写到:「在这些时刻,如果我们保持沉默,那将是一个错误,而言说却是一种义务。」作为一名记者和作家,她写过、说过许多话,但唯有这一句在拷问我的内心。

是的,言说是我的义务。对于写作伊始就书写西藏,并以一个藏人的内心来书写西藏的我来说,如果在这样的时刻保持沉默,不只是错误的,更是可耻的!为求一己心安,我开始用大事记的形式,从3月10日那天写起,记录我所了解到的每天发生在多卫康大地上的血与火,发表在我的部落格上。而我知道,如果没有各地藏人冒着巨大风险给予帮助的话,远在北京的我是不可能独自承担这份记录的。正如茨仁夏加先生在序言中所说,「⋯⋯西藏各地的人把报告送给她,好像她就是这些重大事件的正式记录者一样。」大概有多少我认识的、我不认识的同胞,是那黑暗的日日夜夜的亲历者?我仍然记得那黑暗的日日夜夜,我枯坐在电脑跟前,除了记录就是记录。经常是,听到那些令人悲伤的消息,我的泪水打湿了键盘⋯⋯我要感谢我的朋友们,但我不能说出他(她)们的名字,因为许多人还在藏地,或者他(她)们的亲人在藏地。而我与我的朋友们建立的深厚友情和宝贵联系,在于我是难以形容的福报。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我们彼此支撑,彼此鼓励,让彼此不感到孤独无告,不感到孤立无援,事实上,我们是在不同的地方为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充当着见证人和记录者。

5月底,我的部落格在遭到数次攻击之后终于彻底被攻陷。我知道欲将我的部落格置于死地而快之的是谁。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经过艰难的振作,我重又建立了一个部落格,继续书写大事记。不久我重返藏地,一次是6月,一次是8月,但一次比一次的时间更短,这在以往从未有过,更是我自己并不情愿的。我想去康和安多的所有地方,我想在拉萨住很长很长的时间,我还想如过去那样,去冈仁波钦环绕神山,去拉姆拉措朝觐圣湖,去以前去过的没去过的多卫康所有地方,那里是我的故乡那里是我的家啊。然而事与愿违,8月回拉萨,由于被警察审讯和搜查,竟然只住了7天,令我黯然神伤。离别时,母亲的叹息道破某种真实的处境:「现在的拉萨已不是去年的拉萨了,现在的你也不是去年的你了⋯⋯」

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纪 epub 下载 mobi 下载 pdf 下载 txt 下载


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纪 epub 下载 mobi 下载 pdf 下载 txt 下载

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纪 pdf epub mobi txt 电子书 下载




用户评价

类似图书 点击查看全场最低价

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纪 pdf epub mobi txt 下载




相关图书




© 2017-2019 ttbooks.qcis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小特书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