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与女裁缝 pdf epub mobi txt 电子书 下载

图书介绍


塔利班与女裁缝


著者 原文作者: Gayle Tzemach Lemmon
出版者 出版社:立绪 订阅出版社新书快讯 新功能介绍
翻译者 译者: 邓伯宸
出版日期 出版日期:2011/06/01
语言 语言:繁体中文

    

发表于2020-04-10

类似图书 点击查看全场最低价

图书描述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故事,
一个在塔利班统治下振兴家园的奇蹟。

前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部记者Gayle Lemmon费时数年现场报导,
深入而彻底地揭露了阿富汗人不为人知的日常生活。

  「本书带领读者穿越多重领域的边界,包括文化的、地理的、知性的,以及最重要的,情感的。」──穆罕默德.伊尔艾朗(Mohamed El-Erian).《大冲撞》(When Markets Collide)作者

  这是一个战争的故事,也是一个姊妹情深、携手奋斗的故事……

  塔利班来了!
  战火中的喀布尔,贫困,凋零,颤慄。
  妇女们被迫罩上覆盖全身的「帢儿锥」(chadri),
  从此不得随意外出购物、工作、上学。
  面纱外的世界,再也容不下她们的青春梦想。
  五个立志守护家园的小姊弟,决心扛起一家生计,
  从家中客厅开始,一针一线,缝制出足以造福故乡的时装王国。

  「卡蜜拉.赛迪基扣人心弦的故事,充分显示,为一己之所爱,我们甘愿付出一切。」──Greg Mortenson.author of Three Cups of Tea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有许多默默无声的英雌,她们对抗苦难,她们锲而不舍,她们为人们创造了希望。《塔利班与女裁缝》就是在为这些伟大的女性发声。本书保证令你为之动容,并展现了阿富汗难为外人所知的一面。」──Angelina Jolie

  《塔利班与女裁缝》主角卡蜜拉的父亲相信,教育是改变一切的开始,他确实有远见,因为卡蜜拉就是证明。

  伊斯兰世界践踏女权众所皆知,但这不表示她们都是脆弱的受害者,在本书《塔利班与女裁缝》中,阿富汗的女人虽仍是受迫害的一群,但是她们凭本事走出来的路却是充满希望的。

  英美联军从塔利班政权解放阿富汗后,正在就读哈佛商学院的ABC前记者盖儿.雷蒙到阿富汗为《金融时报》进行採访研究,主题是为支撑家计而从商的穆斯林女子。结果她找到了卡蜜拉.席迪奇(Kamela Sediqi),一位以缝制衣服起家的女性企业家。本书就是记述卡蜜拉成为商场女强人的故事。

  当塔利班大军进佔喀布尔,一夕之间,卡蜜拉的人生为之改写。结束了内战期间进修的教育学位──对任何阿富汗女孩来讲,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紧接着,卡蜜拉却遭到了禁足,不准继续深造,只能关在家里。父兄相继流亡国外之后,卡蜜拉扛起了五个弟妹的生计。凭着勇气与决心,拿起针线,她一手创造了一个生意兴旺的事业。

  美国继续增兵阿富汗,喀布尔的和平仍然遥遥无期,《塔利班与女裁缝》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新闻所无法告诉我们的阿富汗。这是一个战争的故事,也是一个姊妹情深携手奋斗的故事。卡蜜拉的经历鼓舞了人心,同时,也让我们对这个时代一个最重要的政治及人道议题有了新的看法。

作者简介

盖儿.雷蒙 Gayle Tzemach Lemmon

  现任外交关系委员会妇女及外交政策中心﹝Women and Foreign Policy Program at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研究员兼副主任。二○○四年,Gayle离开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新闻部,进入哈佛修企管硕士,并开始写作战乱及战后地区的女性创业商人,包括阿富汗、波士尼亚及卢安达。这方面的作品先后发表于《纽约时报》全球版、《金融时报》、《国际前锋论坛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CNN.com及Daily Beast,并经世界银行及哈佛商学院出版。曾任西班牙傅尔布莱特访问学者﹝Fulbright Scholar﹞及德国罗伯波西基金会研究员﹝Robert Bosch Fellow﹞,精通德语、西班牙语、法语,略通达利语。现居加州洛杉矶,写作《塔利班与女裁缝》期间,服务于PIMCO投资管理公司。国际妇女新领导圈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Research on Women’s New Leaders Circle﹞及生命之声洛杉矶领导委员会﹝Vital Voice Los Angeles Leadership Council﹞之成员。

译者简介

邓伯宸

  成功大学外文系毕业,曾任报社编译、主笔、副总编辑、总经理,获中国时报文学奖附设胡适百岁诞辰纪念征文优等奖。

  译作有《影子大地》、《孤独的聆赏者》、《族群》、《绿色全球宣言》、《邱吉尔的黑狗》、《美的滥用》、《旧欧洲,新欧洲,核心欧洲》、《生活之道》、《男子气概》、《德蕾莎修女教我的事》等,皆由立绪文化出版。

著者信息

塔利班与女裁缝 pdf epub mobi txt 电子书 下载

图书目录

推荐评论
作者识
前言
1 消息传来,一切都改变了
2 道别时刻
3 同心编织未来
4 进军市场
5 主意有了,但行得通吗?
6 正式开课
7 意外的婚礼
8 新的机会
9 来自夜空的威胁
后记

图书序言

前言

  第一次接触阿富汗,是在二○○五年一个严寒的冬天凌晨,当时,刚结束两天的旅行,从波士顿经伦敦飞抵杜拜。整个晚上待在杜拜第二航站,等候阿里亚纳航空公司早上六点三十分飞往喀布尔的班机,由于太过焦虑,无法入眠,整个人头昏眼花。航空公司要求旅客提前三个小时抵达,本来打算找家旅馆落脚的,因此也就变成多余了。巨大的黑色航班公告栏上打出黎明前起飞的目的地:克拉蚩(Karachi)、巴格达、坎达哈(Kandahar)、卢安达,读起来宛如这个世界上化外热点地区的一览表。我知道自己是机场里面唯一的女性,在没有什么装设布置的第二航站里,靠在角落的窗台上,等待手机充好电,尽量不让自己引人注意,但每有男人经过──身着宽松的沙里卡密兹(Shalwar kameez),手推银色行李车,车上堆得老高的行李,用咖啡色的宽带子綑绑着──我还是感觉得到他们疑惑的眼光。心里嘀咕着,他们一定觉得奇怪,半夜凌晨三点,一个年轻女人独自在这里搞什么名堂?

  说老实话,我自己也觉得怪。闪进空荡荡但刚清洁过的女用洗手间,把在波士顿穿上的那一身行头:灰色的套头衫、卡瑟牛仔裤(Kasil jeans)和英国牌子的褐色皮长靴,换成一条宽松的黑长裤、黑色长袖T恤、黑色雅洛梭鞋(Aerosoles)和黑色袜子,唯一不黑的,是一件宽松的铁锈色毛线衣,在麻州剑桥一家新时代(New Age)水晶店购得。再拿出朋友艾丽亚(Aliya)借我的那条黑色羊毛围巾,按照她教的,勉为其难地往头上肩上随意一套。当时,我们还在几万公里外,坐在她哈佛商学院宿舍里的绒布沙发上。如今,二十五个小时之后,独自一人在杜拜机场没有半个人影的洗手间里,又拨又弄,十几个来回,自己才勉强觉得满意。看着镜里的人,几乎认不出来了。「好啦,可以了。」大声朝着镜中忧心忡忡的人说:「这趟旅行一定很棒。」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橡皮鞋跟一转,走出女生洗手间。

  八个钟头之后,走下金属梯子,来到喀布尔国际机场的临时停机坪上,阳光灿烂,扑鼻的是冬天空气的冷冽,清新但带着点烟气。拖着橘红色行李箱,又要顾好艾丽亚的羊毛围巾,一路跌跌撞撞,每走几呎就要停下来调整面罩。没有人告诉过我,走动时要固定好面罩竟然那么难,更何况还拖着沉重的行李。周围的那些女人那么优雅,她们是怎么做到的?想要学她们,反倒显得可笑,彷彿外来的番鸭,摇摇摆摆于土生土长的天鹅之间。

  机场是一九六○年代的风格,等了一个小时,看着仍然丢在跑道边的俄罗斯坦克骨架,不免满腹疑惑,苏联离开阿富汗,那可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迅速通过护照查验,没有意外。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我心里想。一走出海关,周围的人便朝着不同的方向一哄而散,方向感十足,只有我四顾茫然。突然之间,胃里一阵剧烈的抽搐,我了解,自己既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何去何从。前往遥远而危险的地方,新闻记者通常都有「地陪」,也就是有个当地人,或男或女,帮着打点行程、採访、食宿。我的呢?一个名叫莫哈麦得的年轻人,连个影子都没看到。胡乱翻着皮夹,找他的电话号码,又无助又害怕,却要装出一副冷静沉着。他到哪里去了?我问自己。他在电子邮件中答应了一个美国人,美国广播公司以前的一个新闻制作人,说他会到机场接机,难道他忘记了?

  最后,总算在皮包底下摸出一张皱兮兮的纸,上面写着他的手机号码,但却又没法打给他。自己的那支英国手机,我可是老老实实地充满了电,但到了喀布尔,伦敦的SIM卡却不管用,真是白忙一场。

  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始终不见莫哈麦得。我不禁想,搞不好五天之后我人还卡在喀布尔机场里面。眼看阿富汗人都高高兴兴涌出了玻璃大门,孤独感油然而生,更胜于清晨三点在杜拜的第二航站。这时候,唯一能让我稍微感到安心的,是机场前绕着庞大北约坦克巡逻的英国士兵。心想,万一碰上了最坏的情况,我还可以向那些老英求救。一辆停在机场前的坦克居然可以安定人心,这我还是从来没想过的。

  最后,看到一名男子,约莫二十来岁,留胡子,在机场前门的角落摆了小摊,贩售电话卡、糖果和果汁,我赶忙掏出一张五元美钞,笑盈盈地用英语问,是否可以借用他手机。他微笑着把手机递过来。

  「莫哈麦得。」我大声喊叫,确定他听得到我。「哈啰,哈啰,我是盖儿,美国记者,人在机场,你在哪里?」

  「哈啰,盖儿。」语调平静。「我在停车场,已经来两个钟头了。我们不能太靠近,因为安全考量。跟着人群走就对了,我会等妳。」

  啊,安全考量,我怎么会没有想到。

  推着超载的银色行李车,走了两个足球场那么远到停车场,距北约坦克和英国士兵足足有一哩之遥。

  「欢迎来到喀布尔。」他一把抢过我为这趟旅行刚买的绿色艾迪宝尔(Eddie Bauer)行李袋,里面塞得满满的,有头灯,有长衬裤和毛毯。我心想,像我这种傻乎乎的老外,莫哈麦得在机场一定接过不少。他曾经和新闻记者工作多年,本身也是新闻工作者。我的一个朋友,任职伦敦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坚持要我非僱用他不可,因为,她信任他的专业、经验与可靠,这些正是我最需要的;因为在二○○五年冬天的喀布尔,只要一次偶发的火箭弹攻击与爆炸,就足以升高成为一场暴乱。那一刻,对于她的帮忙,我还真是感激莫名。

  虽说是阿富汗的首善之区,街上却乱成一团,拄着枴杖的截肢者、拼凑的汽车、驴子、双轮燃料拖车,加上联合国的休旅车,无不争先恐后,没有交通号志,只有一个半吊子的警察在指挥。喀布尔污浊的灰黄空气,更是任何东西都不放过,包括肺、毛衣、头巾与窗户。数十年的战争打下来,从树木到排水系统,一切摧毁无遗,只留下一堆遗毒。

  这样蛮荒的都市,我还是头一次见识到。驾驶人非把车头跟我们的蓝色丰田逼近到只剩两吋才疾速切入他们的车道。和我们一同塞在交通的大打结中,不论什么车,丰田、三阳、宾士,车上的阿富汗音乐都开得震天价响。整个城市,喇叭声响得震耳欲聋。肩上松垮垮挂着毛毯的白发老人,信步走过车前,完全无视于来车,使交通为之停顿。这种无政府状态的大混乱,很明显地,他们都习以为常了,这才是喀布尔嘛。

  但我可不行。我还是个新手。

  那时候,我在哈佛商学院修企管硕士,念到第二年,正逢寒假。

  新闻一直都是我的最爱,成年以后,大部分时间待在美国广播公司政治组,但一年前,也就是三十岁那年,我却放弃了总统大选的採访工作,给自己来了个重大转变,决心追求自己对国际事务发展的兴趣。当时,我清楚知道,如果再不离开,机会从此不再。于是,我跳脱了华盛顿特区那个温暖的茧,进入研究所,第一件事就是要找个充满故事性,还没有人做过的题目。至于故事,则是要和这个世界息息相关的。

  在我所关心的议题中,其中之一是:妇女在战乱地区从事的商业经营与管理。亦即一种通常发生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冲突核心地区,需要特殊勇气而又鼓舞人心的创业活动。

  我的调查从卢安达开始。在那儿,我针对妇女为自己及别人创造商业机会,并在国家重建中扮演重要角色做第一手观察。一九九四年的灭族大屠杀刚结束,妇女

图书试读

1 消息传来,一切都改变了

  「敬爱的卡蜜拉,本人非常荣幸为妳颁发证书。」

  一位男士,矮小灰发,皱纹深刻,递给一位年轻女性一份正式文件,神态庄严地说。卡蜜拉接下文件,上面写着:

  谨此证明卡蜜拉.赛迪基修毕萨依德.贾玛鲁丹(Sayed Jamaluddin)
教师训练所课程

阿富汗.喀布尔

一九九六年六月

  「谢谢你,所长。」卡蜜拉说,融雪般的笑靥绽放。家里面,她是第二个完成萨依德.贾玛鲁丹两年学业的人;姊姊玛莉卡早几年毕业,如今在喀布尔教中学生,不同的是,当年玛莉卡往返学校的途中,可不需要处理内战中不时会碰上的砲弹与火箭弹。

  卡蜜拉紧握着那份宝贵的文件。头巾松垂,略向后滑,露出几缕披肩褐发。宽腿黑长裤,一袭及地的袍服,褶边下一双尖头低跟鞋探出头来。在穿着上,喀布尔妇女是出了名的敢于突破传统,卡蜜拉自也不例外。在过去,许多喀布尔妇女上首都逛街时,都是穿着西方服饰,也不戴头巾,直到一九九二年,也就是四年前,反苏联的反抗军「圣战组织」(Mujahideen)推翻了莫斯科所支持的纳吉布拉博士(Dr. Najibullah)政权,女性的公共空间和穿着才开始受到大幅限制,除了规定男女不得同室办公外,头巾与袍服一样都不能少,穿着务必朴实无华。喀布尔的女性,无分老少,只有乖乖听命,只不过许多人都和卡蜜拉一样,会在宽松的外衫下面穿上一双漂亮的鞋,把死规定给搞活。

  相较于一九五○及六○年代,可是天差地别,那个时候,走在都市化的首都街上,时髦的阿富汗妇女无一不是欧式风格的裙装,配上相得益彰的头巾。到了一九七○年代,喀布尔大学学生齐膝的短裙搭上流行的软布鞋,更是令保守的乡下人大惊失色。在那段剧烈变动的时期,校园里的抗议活动和政治骚动根本就是家常便饭。但所有这一切都是过去的事了。卡蜜拉出生仅两年,亦即一九七九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在圣战组织发动的一场长达十年的反抗战争中,最后让俄罗斯人付出了血的代价。第一辆俄罗斯坦克开进阿富汗之后,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卡蜜拉和她的友朋辈都还能过着和平的岁月。但到了一九九二年,苏联仓皇退出她们的国家,获胜的圣战组织首领为了控制喀布尔,紧接着就展开了内部斗争,惨烈的内战震撼了喀布尔的居民,一夜之间,街市变成了竞争派系之间的战场,双方爆发近距离的枪战。

  尽管内战如火如荼,卡蜜拉的家人和成千上万其他喀布尔人一样,尽可能地照样上学上班,只不过在她们的朋友中,也有不少人举家逃往邻国巴基斯坦与伊朗避难去了。新的教学证书到手,卡蜜拉马上又要展开新的学习,这一次是进喀布尔教育学院(Kabul Pedagogical Institute),是一所男女同校的大学,成立于一九八○年代苏联佔领期间的教育改革年代。两年之后,她就可以获得学士学位,然后在喀布尔开始自己的教书生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一名教授,教达利语甚至是文学。

  尽管用功多年,对未来怀抱着乐观的期望,但却没有欢乐的毕业典礼为卡蜜拉的成就加冕。首都里面的宏伟建筑物和中产阶级社区全都人去楼空,内战把整个城市变成了鬼域,道路柔肠寸断,供水系统瓦解,到处都是断垣残壁。交战派系的火箭弹不时划破喀布尔的天际线,落到首都街上,不分青红皂白炸死居民百姓。毕业这种平常小事,连用想的都会有危险,遑论参加。

  把证书放进牢靠的褐色文件夹,卡蜜拉走出行政办公室,身后仍有一列年轻妇女排队,等着领取各自的文凭。走过落地窗面向萨依德.贾玛鲁丹大门的狭窄走廊,经过门厅,有两位女生正专心说着话,卡蜜拉无意间听到了她们的谈话。

塔利班与女裁缝 epub 下载 mobi 下载 pdf 下载 txt 下载


塔利班与女裁缝 epub 下载 mobi 下载 pdf 下载 txt 下载

塔利班与女裁缝 pdf epub mobi txt 电子书 下载




用户评价

类似图书 点击查看全场最低价

塔利班与女裁缝 pdf epub mobi txt 下载




相关图书




© 2017-2019 ttbooks.qcis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小特书站 版权所有